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亭心迹

艺术的故事 THE STORY OF ART

 
 
 

日志

 
 
关于我

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字如其人,不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足见其人。 《修亭心迹》纪录的全是个人的内心轨迹,虽没写明原创,但是属于自己的内心独白。我认为错的并非真不好!我认为对的并非就正确,不可断章取义!虽水平有限,但敝帚珍之。原则不同意转载日志,若有转载敬请署明转载于《修亭心迹》,多谢!

网易考拉推荐

问道晋元斋——忆魏公启后先生  

2009-12-12 09:0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四,是12月3日,我正赶往遥墙飞机场,接到李向东先生短信:魏启后先生已住进齐鲁医院某楼某病房,若有时间就去看看。我立即回短信:等我出差回来就去看魏老。因为前些天我去拜访魏老时,魏老虽然作了一次手术,但看上去精神状态很好!写字也很稳!因此我到外地也就没再想这事,可是当我12月9日中午正准备登上从西安飞往济南的飞机时,突然收到吴耀先生的短信:“魏老十二时零五分仙逝。”我不相信,正如李青松给我的回信一样:是真的吗?我绝不相信这是现实,我泪水一下下来了。我今年失去得太多了!我的慈父,上半年被病魔夺走了健壮的身体,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现在老天又夺走了启迪我走入书法艺术之路的艺术恩师,魏老的艺术人生,让我感悟到人生艺术,让我看到自己该干点什么,该舍弃什么!所以除了书法,其它的我已不太关心!书法成了我的精神支柱,艺术成了生活,生活变得充实。今天送走魏老,魏老驾鹤西去,我心里留下的是一串串记忆。

我第一次拜访魏老是大约在1990年,是魏老的小学同学,我原单位的一位姚老师带我到魏老家的。姚老感觉我尚是可“造”之才,就把我引荐给魏老。那时魏老住在经一路(火车站南门对面),先生的书房在北面,很拥挤,除了一排书橱、一个书画案子,还有几把折叠椅子,来的客人都站在那里看魏老写字,那时都是现场写,从十点到十二点半,能写很多,写得也快,我第一次感觉书法原来这么享受!而我当时写的所谓作品也不过是欧阳询《九成宫》的集字而已,丝毫感受不到那种轻松与快乐!等到我时,我很不好意思拿自己的所谓作品,旁边的姚老说:剑波拿出你的作品让魏老看看。我当时心里很忐忑,也不知魏老说了什么,只记得说过“我也很喜欢欧体,我原来也写欧,我有个想法,如何把欧字写大了。临帖要写原大,放大就是创作了。你可以再写他的《皇甫诞碑》,这个比较自然,《九成宫》是奉敕而书,就有点描眉画眼。打个比方,国家领导人出席会议时的衣着、举止很严谨!动作、语言都是事先设计的。如果在家里,与家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随意了,放松了,这两块碑的差别就在这里。你也不能只写楷书,可以写他的行书三帖,即《卜商帖》、《梦奠帖》、《张翰帖》对写楷书有帮助。同时还可以上追二王。”这些话让我明白了很多书法上的道理,让我终生难忘,也让我感觉到魏老是最理想的老师,尽管魏老从来也不承认自己有学生,但“老师”无须“形式”,是心仪。

他的艺术观、人生观启迪了我“观”艺术、“观”人生的方法论。

魏老的艺术观的核心就是玩儿,“玩”的是心态,并非是“方法”。

玩儿就是游戏,找快乐!魏老基本属于乐天派,说得雅一点是“振迅天真”,说得俗一些就是“任性”,任性的本质就是人性。魏老生来就是个风趣、幽默的人,听他说话、看他写字、画画,绝对寂寞不了!钱锺书先生说过:“真正幽默的人能笑,我们跟着他笑;假充幽默的小花脸可笑,我们对着他笑。”真正幽默地人并没想让你笑,而是他不经意的,而小丑是“逼”着你笑,是有意的。魏老的智慧就在这“谈笑间”。那个时期我经常到魏老那里请教,每次魏老就问有什么要办的?我说没有,我最近找不到“感觉”了,就是来听听您拉呱、看看您写字、画画,找找“灵感”。每当家中人少的时候,我经常提点敏感的话题,譬如:沈尹默与启功先生相比,沈鹏与欧阳中石相比等不太好回答的问题,就看出先生的智慧与自信。魏老先是轻描淡写的比较一番,最后扔下一句:“京中无人啊!但有几个中青年还不错!”这就是先生的自信。魏老在谈笑间经常流露出很深刻的观念。就说抽烟吧,魏老的烟量可谓“大”,边说边抽,边写边抽,边笑边抽,所以有人就劝魏老少抽烟,他老人家可谓“脱口秀”,顺口说:“我抽的不是烟,我吸收的是精华,糟粕吐出来了。”这分明就在“谈艺”。

魏老从不把书法当成什么大事业,把它当成事业就不好玩了,就是喜欢,“任性所为”。在他晚年对自己研究书法的观念时是这样写道:“我之所以毕生没有丢下书画,完全是由于我从来没有把它当作事业,只是业余娱乐而已。所以在从事绘画理论的探索和技法练习上从来是人性所为的。对待名家指导的态度上从来是自取所需。合则流(留),不合则去。我不乐意接受的东西不等于反对;我所乐意接受的东西,不等于全部接受。我一生学习书画从来不急于求成,所以也不存在失败的问题。”他的观点与他的“抽烟论”是一致的,喜欢抽烟并不一定全部接受,“合则留,不合则去”,以我为主,以人为本,很简单,很难作。生活在世,“形式”大于“内容”,去掉多余的东西便符合人性了。齐白石是人民的艺术家,但齐白石对艺术很彻底,包括人生也一样,有一次新风霞拜访白石老人,老人家盯着新风霞不放,新风霞有些不自在,别人提醒白石老人不要这么看人家,老人家不高兴了,说:“她这么漂亮,我多看看不成吗?”看上去很天真!其实这是去掉了多余的形式,是本性的。当然魏老的“任性”既是观念又是游戏规则,魏老谈经典之作,宏观探道,微观探真。他对技法的研究可谓上升到科学,这种“科学”是他自己的原创式的感悟,魏老受陈垣(励耘)、启功(元白)二位先生的影响,推崇师法“墨迹”,但二位先师均没有真正做到对墨迹的研究与师法,魏老直接取法简书,以简书笔法写草书、写汉碑、写唐楷,在草书中先生尤其推重阁帖,又以二王为宗,他取斋号为“晋元斋”就是源于特别喜欢魏晋书法与元代绘画。有人说他的书法成就在“米”,在我看来,并非如此,而是“二王”,他经常说与古人“作同学”,米芾就成了大师兄了,还有董其昌师兄。绘画中也有很多人说主要受八大的影响,其实这话也不准确,最让他佩服的是元代的倪瓒(云林)、陈居中、赵子昂等,当然八大也是形成“魏”家风范的好师兄。

有人说魏老是极其聪明的人,处处都透出智慧,我认为这是“一通百通”,重要的是“一通”,没有这一通,谈不上“百通”。魏老曾经说过,我干别的事都哆嗦,唯独拿起笔来就不哆嗦。这既是自嘲,也是自信。魏老在给我的小楷册页《庄子·山木》题跋中直言不讳地写道:“东坡云: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东坡此说每为世人传述,而实能做到者鲜矣!观修亭之作,大小各体之书每与东坡此说正合,由此可知,刻意学习而终非其人,则绝无实效。刻苦、成功之间确有不可逾越之鸿沟,有志必成之说只是鼓励劝学之说耳!”后来魏老开玩笑地说,“终非其人”也总比无所事事干那些无聊的好,从这个角度说“刻苦”有积极一面。但一个真正的书家的“天资”决定一切!这天资包含对书法的执著,“执著”是很幸福的去玩,玩得痛快!

最近有人评价魏老“一个为书法而生的人”,我感觉很到位,一个为书法而生,也为书法而去的人。如今,斯人已去,一个时代也已被带走,魏老的智慧留在我们这个时代。悲痛之际,有感于此,以记之。

问道晋元斋——忆魏公启后先生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我抽的不是烟,我吸收的是精华,糟粕吐出来了。”

问道晋元斋——忆魏公启后先生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魏老灵堂上的两幅对联,是今年春天写的,依然劲健,没有

“老”的迹象,正如他老人家说得,我要写字哆嗦了,我就

不写了。而老人家一直到临终前还悬肘挥毫,真是“为书法

而生的人”!

问道晋元斋——忆魏公启后先生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老人家一直保持的书写环境格局,一直有与启功先生的合影。

问道晋元斋——忆魏公启后先生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这是我1991年结婚时请魏老画的画,这是我存的唯一

的一幅老人家的画,距今已经快二十年了,而历历在目,

魏老边画边说,我得把这两个鸟画得时髦一点,画到鸟

爪时,说:现在都时兴高跟鞋,就给画个高跟儿。

问道晋元斋——忆魏公启后先生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这是我正欣赏魏老写字时突然冒出一句“太好了!”

魏老说:“你看好就给你。”然后又给人家有写了

一幅。纯粹“打劫!”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