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亭心迹

艺术的故事 THE STORY OF ART

 
 
 

日志

 
 
关于我

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字如其人,不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足见其人。 《修亭心迹》纪录的全是个人的内心轨迹,虽没写明原创,但是属于自己的内心独白。我认为错的并非真不好!我认为对的并非就正确,不可断章取义!虽水平有限,但敝帚珍之。原则不同意转载日志,若有转载敬请署明转载于《修亭心迹》,多谢!

网易考拉推荐

佛头着粪  

2009-04-15 17:1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卷七:“崔相公入寺,见鸟雀于佛头上放粪,乃问师曰:‘鸟雀还有佛性也无?’师曰:‘有。’崔曰:‘为什么向佛头上放粪?’师曰:‘是伊为什么不向鹞子头上放?’”

佛头着粪有两种解法,一是对佛而言,即“我佛慈悲,因不计较”,所以鸟雀便如此大胆,佛亦无语,坦然处之。二是对鸟雀而言,唯我独尊,目中无佛,所以美好神圣事物就这样被亵渎。

读书本是美好的事情,尤其读到圣贤之书,既开眼界又长见识,读到会心之处心里美滋滋的,是享受。但有时读经典法帖就不完全像读圣贤书那样,有时很别扭。

说起法帖就不得不说说皇家收藏与收藏家,无论官藏还是私藏,我本人是极其尊重收藏家的,没有收藏家的收藏,我们就没有今天的眼福,所以收藏家做的是公益事业,宜子孙、毋相忘。但收藏家也有个毛病,就是太“眼馋”、太“贪”,看到好的就想据为己有,“占有”之后往往就在作品上留下点记号,以示为我所有,因此印章的种类就有了“收藏印”或者说“鉴藏印”,“鉴”就有了学问了,不只是藏了。既然有学问那么其本身就应该讲究,讲究得如何确也反映出藏家的水准与心境。

早先临王羲之《姨母帖》时,我就私底下骂皇帝老子乾隆你那“乾隆御览之宝”印钤在哪里不好?除了大没有别的,障人眼目,害得我那六七个字看不准,让我少年眼花。我那时看的是黑白的,红与黑都混成一麻黑,所以从那时就对着乾隆没好感。印的内容也很低俗,刻得也很差,你想在“领导”身边的人能是真正有实力的艺术家吗?这一点古今亦然。后来看得多了,发现他不但用御玺唬人,钤印的位置吓人,还写了大量的蹩脚诗,数量超过全唐诗,题在御览的绘画与法书上可不在少数,真要命!实在没的题了,就来个“的是真迹”、“墨宝”之类的。他是皇帝,我想和那佛上之鸟没什么两样,以俗伤雅

不只是皇帝这样干,收藏家也是有这毛病,可能是太喜欢的缘故,明代大收藏家项墨林能在一件作品上钤盖若干方印,不太清楚是什么心理。作品流传久了,收藏家们印多了,后来的就见缝插印了,前后满了就上下钤,实在不行就钤在里面,这就更不讲道理了。

其实收藏家真正懂艺术的还是少数,不然他们的印不会肆无忌惮的钤个不休,他没想到,经典之作不只是佛,他还是“鹞子”,是老鹰,看上去任由你着粪,佛会坦然,其实经典之作的魅力足以让你丑态百出,活该!

当下搞艺术的就不应该不懂了,在自己的作品上乱钤盖不伦不类的印已经成为时尚,如果说收藏家们的钤印是作“纪念”的话,今天的书家就算是东施效颦了,在自家的头上着粪正是“臭美”!

 

佛头着粪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王羲之《姨母帖》被“乾隆御览之宝”印亵渎得最严重。

佛头着粪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褚摹《兰亭序》被钤盖在字上的还是那皇帝老子 

佛头着粪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王献之《中秋帖》

佛头着粪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范仲淹的《道服赞》成了大花布了,最丑的还是太上皇的印。

佛头着粪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杨凝式《神仙起居法帖》的前后都乱了套了。

佛头着粪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杨凝式《神仙起居法帖》(后)

佛头着粪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倪云林的竹有清高雅正之气,被这些收藏印与所谓的“御题”

弱化了不少雅气

佛头着粪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把历史退到倪云林当下,竹枝清净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