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亭心迹

艺术的故事 THE STORY OF ART

 
 
 

日志

 
 
关于我

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字如其人,不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足见其人。 《修亭心迹》纪录的全是个人的内心轨迹,虽没写明原创,但是属于自己的内心独白。我认为错的并非真不好!我认为对的并非就正确,不可断章取义!虽水平有限,但敝帚珍之。原则不同意转载日志,若有转载敬请署明转载于《修亭心迹》,多谢!

网易考拉推荐

我喝多了,有人醉了  

2010-04-30 09:5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山东·湖南中青年书法展研讨会上我发的言,有人说我喝多了,我不明白清醒的时候该如何说话,但我这"醉"话,直到我现在仍没有感觉问题出在哪里。下面是录音整理稿。

[于剑波]:首先,冠冕堂皇的一句话——祝贺展览成功!下面就是实实在在的说一些话。我们面对的都是好朋友和自己,自己再说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该,所以就说点儿实实在在的话。

这次展览大家掏出钱搞这么一个展览,既然掏出钱来作为一个股东的话,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是主人,每个人的创作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基调。我很关注展览的运作。刚才大家讲到“湖山之美”,我感觉很好!湖南和山东在齐鲁大地产生了美,当然在湖南已经产生了美。这是我想要看到的。我们不要考虑官方操作和民间操作孰优孰劣,我们要做的是艺术家做的纯粹的事。昨天我参加了一天的布展,我觉得布展是非常重要的,西方有很多艺术家亲自操作和亲自布展,布展是一个学问,不是把大家的作品展示到一起去,而是要形成展览的文化氛围。我认为湖南、山东第一次搞这样一个展览(当然湖南不是第一次,对山东来讲是第一次),我昨天已经看过展览的作品,我觉得每一个作者对这次展览都非常地在乎和重视,这两者就能形成我们的学术氛围。

今天搞研讨会,研讨什么这是我关注的。我有事情来晚了,研讨会是一个形式,但是研讨的内容是核心。美国的小说家苏珊·桑塔格在很多场合下把美国当代文学否定了一遍。否定她有否定的理由,我没研究她为什么否定。她说过一句话:人们假设有一种衡量艺术中的美(也即价值)的器官或能力,叫做“品味”,以及有一批由有品味的人鉴定的正典作品,这些人是更精妙深奥的满足的追求者,是鉴赏的行家。这里有两个关键词我觉得很有意识,一是“品味”,二是“满足”。我们今天搞一个展览后,你欣赏的或者不欣赏的,就界定他是高品位或者是低品位,这有点儿简单。艺术家本身不该过多考虑读者的“品味”,而是应该多考虑“品位”的问题。最终的艺术家靠的是什么?是满足,是欲望。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满足自己的欲望,欣赏者在欣赏的时候要求适合他的欲望,这就是欲望的问题。艺术家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本能的欲望,作为艺术家要有欲望感。

有了欲望,必然会有取舍。今天的展览每个人都有取舍,如果不取舍在这个社会中生存就很忙,这也抓,那也抓,最后肯定很忙!我最近看到《生活》杂志,杂志的主编在前言里说过关于忙,这是一个社会现实。大家见了面以后会问最近忙吗?太忙了。忙,实际上是最低级的。一个“心”加“亡”,所有的事情加上“亡”都死了,我们的心灵都没了,没了心灵,搞什么艺术?那就没有意义了。

与之相反的是慢,一个“心”加曼妙的“曼”,心随着这种曼妙去生存。记得有人说过,阿尔卑斯山脉有一个公路标牌叫“慢慢走,请欣赏”。这是什么感觉?这是一种境界。一个“心”加曼妙的“曼”是一种心态,慢慢地去欣赏。

我之所以说这是一个取舍的问题——湖南的朋友把所有的事情抛却掉,来到山东参加这次展览和研讨会,这就是一种浪漫情结,这个浪漫情结还与楚文化有联系。

我们体验作品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越长久越好。我希望这种展览的艺术氛围、文化氛围越长久越好,能不能作为一个课题研究,有时候我认为有些文化现象作为一个课题对待的话可能就有意义了。与其这样,比单纯地搞一个论文要有意思得多。有好多人写论文,我不屑一顾。搞的论文是非常模式化的、非常套路化的,不适合艺术的氛围。

老子的《道德经》说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是一个套话。老子在写这篇文章之前说道可以说,但是道写出来以后道就没法说了,这是最早的写论文的模式。我们现在写论文提出一个观点,然后提出一个背景,然后我提出这个观点的意义,然后再说请各位专家批评指正。和老子《道德经》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比较,孰优孰劣这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觉得写论文不如写题目。

桑塔格有一个文集叫《反对阐释》,和老子的思想一脉相承,也就是说中国的和西方的是一个道理,当然这里面肯定得罪人,肯定要得罪提倡阐释的人、得罪提倡“说”道的人。

我觉得今天的展览意义非同寻常的还有一点,就是让每一个人当主人。这是很重要的。艺术家应该是沙龙式的,每个人都有发言权、都有说话的资格和资本,都有自己的想法。冠冕堂皇地做一个主题性的,也可以,但是不全面。湖南和各个省市搞的活动比较多,山东的朋友给你提一个建议,你们继续走下去,继续PK下去,PK到全国各地,这也唤起了山东人们对书法的欲望。山东的摩崖石刻已经刻在了齐鲁之邦上,特别是搞书法的人对它特别感兴趣。我们这个时代不能局限于古代留下来的遗产,还得需要我们去创造。我们今天展览的意义不在于单纯的书法交流,这样就狭隘了,这是山东、湖南“湖山之美”通过这种活动把两种文化交流到一起去,能够变成当代的时髦的文化。这是山东文化和湖南文化碰撞的交流。时髦是什么?时髦反映的是这个时代的东西,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与状态,我认为这个展览将来要意义非凡。你们湖南继续搞你们的PK,我们山东可能和山东以外的其他省市的兄弟们继续合作,这样才能反映出时代的文化氛围。只有有了文化氛围,艺术家才能有了自己的环境,去发挥自己、创造自己更美好的精品。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