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亭心迹

艺术的故事 THE STORY OF ART

 
 
 

日志

 
 
关于我

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字如其人,不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足见其人。 《修亭心迹》纪录的全是个人的内心轨迹,虽没写明原创,但是属于自己的内心独白。我认为错的并非真不好!我认为对的并非就正确,不可断章取义!虽水平有限,但敝帚珍之。原则不同意转载日志,若有转载敬请署明转载于《修亭心迹》,多谢!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2010-10-21 22:5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布列塔尼孔子学院为我们访法期间举办了中国·齐鲁风书法展,展览的规模不太大,作品也很小,都是小品。

展览是孔子学院的Blaise Thierrée院长的创意与策划,他有一个很好的中文名字叫白思杰,我立马就想起那个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加拿大大夫白求恩老前辈,据说他们没有关系。白思杰来过几次中国,但没有在中国留学,汉语说得还不错。与白思杰院长第一次见面是在我们济南大学,洽谈我们访法事宜,一个非常地道的法国人,33岁,与我想象的孔子学院院长多少还有块距离。我很好奇,白思杰先生看得出我的疑惑,他说他与孔子是缘于大学毕业论文的选题,选题就是孔子,并迷上了孔子,尤其是论语。在我们亲密交流的这段时间里,我感触最深的是他能将很多论语名句脱口而出。学习汉语也是为了更进一步研究孔子。白思杰具有语言上的天赋,他最初学的外语是西班牙语,后来就是英语、意大利语、俄语。他说学汉语最难,在法国流行的一句话是,“像学汉语一样难!”这是形容“难”的一个比喻。法国人很高傲,他们很得意他们的革命史,但在法国人眼里,中国人很了不起!对我们非常友好!也很尊重我们!认为我们能说最难的汉语,写的是最难写的汉字,汉字对法国人来说简直就是神奇,他们不认识汉字,把汉字看成一个图画或设计的标志,每见到一幅作品都带有一副诧异的表情,起初我以为是法国人在“演”,后来还是通过对待作品的执着让我感到是真的尊重与热爱!这与法国这个民族具有独特的审美天性有关,“印象派”是他们的骄傲,在他们的眼里中国书法就是他们的印象派作品。

令我感动的是前些年我曾关注过的一位来中国杭州学书法的法国人林琴心女士,这名字可能法国人读不准确。林琴心女士恰巧在这个孔子学院讲授中国书法,她很热情,她的性格或许与“琴心剑胆”有些瓜葛,要请我们吃晚餐,交流对书法的理解。1978年她由台北到杭州,去浙江美院学习,就是现在的中国美院,在那里她受到很好的书法浸润,在那个年代,老一辈书家大多都在世甚至仍在教学,她受益匪浅,先后在这里学习四五年。后来受王冬龄现代书法的影响,研究的方向已经很明确。她喜欢抽取汉字中的线条,运用墨色的变化与空间构成创作,完全是抽象的符号与不确定的空间变化,搞得很纯粹!很深刻!我很羡慕她的环境,周边都是宽容的心,善良的眼睛,让自己的创作思路更顺畅与宽阔,无需分散精力去应付别人的眼睛。

中国书法在法国最有影响的一次展览应该是二十世纪末在巴黎举办的巴黎现代中国书法大展。当时的总统雅克·希拉克在开幕式上精彩的发言让我记忆犹新。他说:“在中国,书法乃艺中之艺。祖祖辈辈,他一直是一个民族的记忆。世纪更迭,她代代传沿不息,在崇尚传统的同时,大胆创新。这种艺术表现形式,在我们画与书极少融合的西方文化中,尚鲜为认知,她即使人惊诧又令人着迷。我祝愿这个我们即将有幸观赏的中国精彩展出能使法国观众得以切近这门如此独特的艺术并从中领略生发于动作之精与笔画之雅的快意。”现在的很多法国人学习汉语与中国书法成为时尚,这或许与“上有所好,下必从焉”的古训有些关系。

中国·齐鲁风书法展开幕的头一天,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中国绘画部主任易凯先生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谈起他们艺术博物馆在七十年代为林风眠先生搞过展览,并收藏了林风眠的绘画达十几副,言谈中对林风眠以及他的学生赵无极、朱德群非常崇拜,在他的眼里那是法国的骄傲,也是中国的骄傲,甚至对吴冠中也不吝溢美之词,我有同感。闲谈中,他发现我的大部分小楷风格跨度很大,有敦煌书法、敦煌写经的味道,令我很吃惊,他的眼力不俗!看到我的绘画他也很激动,只是作品太少让他意犹未尽。

展览期间,高朋满厅,有三分之一的法国人能用汉语与我们交流,不大的展厅更显得气氛盈盈,平添了些许温馨!让我感到像是在国内搞了一次交流展览一样,没有语言障碍!无论语言还是艺术语言。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艺术没有语言障碍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