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亭心迹

艺术的故事 THE STORY OF ART

 
 
 

日志

 
 
关于我

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字如其人,不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足见其人。 《修亭心迹》纪录的全是个人的内心轨迹,虽没写明原创,但是属于自己的内心独白。我认为错的并非真不好!我认为对的并非就正确,不可断章取义!虽水平有限,但敝帚珍之。原则不同意转载日志,若有转载敬请署明转载于《修亭心迹》,多谢!

网易考拉推荐

在深圳—济南青年书法家提名展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1-05-18 10:4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是在研讨会上的即兴发言,没有仔细斟酌,定有指鹿为马之谬。

感谢蔡博士,今天,我想讲几点,也是一点感受。我们的展览是为什么要搞?从展览谈一点取法,也可以叫取向,然后再谈一点创作,我不谈创新,因为我认为创新讲不出什么东西,也听不出什么东西,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理解,你想改变一个人不可能。创新在我的思想里面就没有,我从来不谈创新,但是我谈创作。本身创作已经涵盖创新了,“创”就是创造,新创造一个东西就是创新的东西嘛,所以不谈创新。

我们为什么搞展览?为什么搞这种形式的展览?这是我感受比较深的一个方面。我生长在王羲之的故乡琅琊,我们这个地方应该说是传统的地域,应该是历代的这些书法家们、名哲们、贤哲们形成的一个精神,老少都喜欢,我认为这是一种血脉。王羲之和颜真卿等等,他们应该是有这个血脉的,所以我是他们的后代人,也沾一点这方面的光,也向他们靠拢一下。

我在济南大学工作,是泉城的济南,不是我们这个暨南大学。济南这个地方,古城泉秀,它是一个古老的城市,尽管不是全国最古的,但确是一个古老的城市。古老的城市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我认为不好的一面也是齐鲁文化给我们带来的一些限制。齐鲁文化是博大的文化,这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宝贵财富,但是往往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被它所套牢,我们也有了框框和规矩。实际上人家前辈并没有规矩,是我们自己拿了一个东西套到自己的头上,这个已经反映到生活当中去了。

所以多少年以来济南在全国知名的只出了两位先生,大家比较熟,一位是蒋维崧先生,一位是魏启后先生,这两个人在书法界里面是能够顶得住、立得起的两个人物,也是我们的表率。从另一方面看我们无形地也被他们的风格所拢罩,跳不出。如果书法作品风格被套住的话还是一个小事,最要命的是他们的思想。如果一个艺术家没有取,没有舍,这不是一个好的艺术家。他应该是大舍、大取。什么是大舍、大取呢?比如魏启后先生,他是一个大舍、大取的人,他舍在哪里?他舍在明代之后的作品他一概不需要,在我们的眼里这肯定是不对的,不需要是一个好事吗?肯定不是一个好事,但这是他的取向。另外一个取向,他对碑的东西基本不写,只去参考一下、看一下,这是他的一种舍,他取的是什么?回过头来再看看他取的东西,“晋元斋”就是他的一种取法思想,元代之后的离魏晋太远,所以不取,这只能适合他自己,不能适合我们。如果把他的思想作为教科书的话,大错特错了,所以这是艺术家。但是后来的人们就容易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思想,魏老不写的自己也不去写了,也不去关注了,这就不对了。所以我觉得魏老的东西是非常好的,但是不能受他的思想所限制。这是我举的一个例子,因为在全国特别是在古老的城市里面出现大师后这种现象太明显了。

基于这种情况,青年书协就想着搞一些“跳出济南去看全国”、“跳出济南看济南”的想法。其中,想寻找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城市去做,这是一个选择。我认为我们还是有一点的针对性,一个是我们和永金很熟,还有李静,我们过去都有耳闻、有接触,感觉是一个非常乐于搞事业的人,搞协会工作的人。再一个,选择深圳最重要的一点,我认为深圳的这些青年书家们都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的精英,那就是全国水平了。今天李静也说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一个让你另眼相看的人,这就是深圳,这就是给人带来惊喜的深圳。那么我感觉和这个城市搞一个展览,是不是就等于和全国各个地市搞若干个展览呢,这种交流是否感觉是一举多得?事半功倍,这是我们搞这个展览的一个初衷。

另外,去年在济南搞这个展览的时候,互相之间的风格悬殊特别大。当然衣雪峰也说了,我们在里面也有传统的东西,也有现代的,用协会与群体风格去衡量的话不是很准确,就像我们有时候讲南方人和北方人的问题,我认为这就是不具备可比性的。南方人里面也有大个子,北方人里面也有小个子,所以我觉得还是个体的,也可能是地域和互相之间的文化不一样。原来上海的朋友曾经反对过我,说现在没有地域的书法,通通全都是一样的,我说好像不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好像应该是地域含有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生活在这个地方就养了他的这种风格,就带来了不同,他可能是通过网络、通过现代化的媒体交流得比较多,但是确有地域因素。所以我们请深圳到我们那里搞展览,我们的作品再到深圳,这也是一个交流。

再一个,我看了展览以后,这一次和上次最大的不同是取向又发生了一点点的变化。什么取向呢?实际上就是我们在取法和取舍上面有了一点变化。这是我想讲的第二点,取向和取法的问题。衣雪峰刚才也讲了,怎么界定?有很多事情和概念是没法界定了,你界定不好的话说出来就没有针对性了,我很赞同这个观点。很多人问什么是传统?实际上我认为传统是一个大概念,很不好下定义。我曾经听到有一个人说过传统是什么,我觉得非常有意义。他说传统是人们对于过去美好的一种记忆,这个说得很好。也就是说你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记忆过去的一些东西的话,这是传统。你对这方面没有记忆、不了解的话,可能传统的东西也不是你的传统,所以我认为传统是相对于每一个人的。

在讲取法的时候,我们这里面有很多人去取法的,大家有些人还不一定知道。比如说洛阳的黄肠石刻石,肯定大部分人都了解,你说它是传统吧?但是在某些人眼里,它不是传统,这是乱七八糟的,这是什么东西啊?所以取向、取法,还有对传统的理解,可能会带来很多差异性,这种差异让人感觉好像是他在创新了。我觉得取法很重要,取法是一种思想,有一些人就喜欢颜真卿,有一些人就喜欢“二王”,别的都不喜欢,可能对别的感情不深刻。由取法到创作,这也是一个很难逾越的问题。但是我认为有了这种取法的思想,不同于一般,不同于过去延续下来的那种思路的话,可能会有一点新思想,只要有了新思想,无论是形式,还是里面包含的内容,在内容里面有一些精神、技法等等,它可能都带来了一些不同。

我感觉到有时候艺术家是在走极端的东西,搞了这一次以后感觉很过瘾,过一段时间以后发现又不过瘾了,他要再往极端去走。有一个人在讲古董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最后的创作就是变态,它和平常的那种想象是不一样的,它是一个独到的东西、独特的东西。所以有时候我在考虑一个问题,怎么样去鼓励这些艺术家去往极致走,我们青年书协这几年是一直在鼓励年轻的朋友们,你不要怕他走偏了,你不要怕他走得不够。艺术家精力很强盛,是需要环境的。上一次我们在济南搞展览的时候,有很多济南的朋友去了以后,看到我们济南的作品后很痛恨,非常痛恨,感觉是我们犯了罪一样,怎么是这样的写法呢?怎么是这种创作呢?这还叫书法吗?所以这是一个环境的问题,环境可能成一个人,成一批人,也可能毁一批人,当然真正的艺术家要去创造自己的环境。

我们来到深圳搞这个展览,起码让我感受到我们这个环境非常好,都能接受得了,也是给我们极大的鼓励、极大的帮助,所以在此也表示感谢。同时,感谢赵永金主席、李静副主席以及深圳的各位同仁、同道、好朋友,给我们这次展览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没有你们的热心,没有你们的热情,我们的展览不会这么精彩。我也希望我们两个协会将来的交流更多,我们的感情更深,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