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亭心迹

艺术的故事 THE STORY OF ART

 
 
 

日志

 
 
关于我

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字如其人,不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足见其人。 《修亭心迹》纪录的全是个人的内心轨迹,虽没写明原创,但是属于自己的内心独白。我认为错的并非真不好!我认为对的并非就正确,不可断章取义!虽水平有限,但敝帚珍之。原则不同意转载日志,若有转载敬请署明转载于《修亭心迹》,多谢!

网易考拉推荐

远和近  

2012-11-20 20:5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和近

于剑波

 

艺术都有一个共性,从规矩到自由。

毕加索说过:我年轻的时候就可以像拉斐尔那样作画,可是我现在很想回到儿时,像一个儿童一样来画画。马蒂斯也有共同的愿望,把自己学到的程序性的东西丢掉,以眼睛见到的来画。而眼睛见到的传达到作品里的往往并不是直白的“表述”,是心中的“画像”,也就是“心画”。在这次汉碑考察中大家最感兴趣的是任城王黄肠刻石,似乎这种写法就像是我们所期待的儿时的涂鸦,自由,自然。虽是隶书,但没有隶书的表象,没有装饰,又“很隶书”,这不就是我们所要的感觉吗?它带给我们的是有意想不到的惊奇,有妙趣横生的随意,有重新审美的启迪。

毕加索曾说过艺术家最重要的不在于探索,而在于发现。这不禁让我想起顾城的诗《一代人》:“黑暗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来寻找光明”。寻找光明照亮自己的心灵,发现自己。艺术家最渴望的是寻找与发现,与自己的心灵接轨、碰撞。每个人的“敏感区”都不一样,兴奋点各异,面对各种风格的汉碑,都有不同的反应,总不免动手动脚,抚摸心仪的刻石,犹如罗丹抚摸人体那样动情。《五凤刻石》触手可得,已被若干多情者抚摸的光亮可爱,犹如一层包浆,就这么一个立石的标识感应了多少书法家,影响了多少代人啊!在我们同行人员中没有写过这块碑的几乎没有,但各有理解,面貌迥异,这不也验证了眼中之佛便是心中之佛的偈语吗?

书法家与书法学是两码事,就像鸟类与鸟类学一样的关系,鸟类肯定不明白鸟类学,书法家无需懂得书法学,但书法家必须懂得把书法当成是本能,是生活,更是生命,需要什么就寻找什么,为了“生计”。书法家的原动力就是启发与想象力。原碑都是刻石,在纸上表现“金石气”,就要有透过笔锋看刀锋的想象力,同样又要有“透过刀锋看笔锋(启功语)”的功夫。譬如在考察中发现碑刻的线有很多是直接一刀刻成,有的线是平刀“铲”,如《王陵塞石》的线单刀平产,两边都有崩痕,线中间是平口,这不就是我们常说的中锋用笔吗,提笔、中锋,线细而沉实,形单而质厚。那些石匠不会想这么多,还是我们多想了。

访碑总是离不开临帖的话题,这个话题就像是继承、传统、创新等问题一样无趣,但无趣还必须要面对。每个人对临帖都有杆秤,都在自圆其说,各有各的临法,但像这种形式的文化之旅,以访碑身临其境,岂不更亲近了所谓的传统?这种带有点行为艺术性的“临帖”不就是书法家心目中的书法生活?当我们走近了汉碑的时候,才发现离大汉雄风是多么遥远!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距离,而是在我们身边而不了解它。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陌生,而是在我们身边而没有感觉。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无缘,而是在我们身边而没有血缘。

我们身边的泰山经石峪、四山摩崖刻石、汉碑、云峰山刻石、天柱山刻石你了解吗?你有感觉吗?

当我们体会古人“挥运之时”,仿佛这些刻石生动了,仿佛你感受到作者的倔强、朴实,大朴不雕的自信,他们是多么的自由、率真,仿佛他们就是神交的朋友,距离已经近了,心灵还远吗?

年轻人的又一次游走,希冀于突破束缚,找寻自我。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