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亭心迹

艺术的故事 THE STORY OF ART

 
 
 

日志

 
 
关于我

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字如其人,不识我者,见我之作,或曰:足见其人。 《修亭心迹》纪录的全是个人的内心轨迹,虽没写明原创,但是属于自己的内心独白。我认为错的并非真不好!我认为对的并非就正确,不可断章取义!虽水平有限,但敝帚珍之。原则不同意转载日志,若有转载敬请署明转载于《修亭心迹》,多谢!

网易考拉推荐

莲蓬  

2014-09-03 20:3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莲蓬

我很喜欢把莲蓬当画看,常常把晒干的莲蓬插在花瓶里。

现在家里还一直保留着大约2007年的秋天买的莲蓬,莲蓬、莲子、莲茎秆都很入画,2010年到景德镇写了若干个瓷瓶,现在大部分是用来插莲蓬,偶尔添些蒲棒、芦苇,甚至山上的酸枣枝,三年之前的酸枣依旧挂在枝上,只是由红变黑了。

莲蓬也叫莲房,但与莲花没有关系,实际莲与荷区别很大,但莲蓬的确不是莲花结的果,而是荷花的果,为什么不叫荷蓬?没考证,也就不好乱猜。

既然莲蓬是荷花的莲房,必然在赏荷花之时就关注到莲蓬。初夏时,田田的荷叶中间开着绚丽的荷花,盛开时荷花只顾展示花瓣的艳丽的美姿,露出嫩黄的花心儿,小莲蓬,娇小嫩黄,盘踞于花瓣之中;盛夏,荷花的花瓣尽情地展示后,只留下碧绿的莲蓬。从第一片花瓣凋落之始,小小的莲蓬便多出一份茁壮,直到最后一片正欲凋落时莲蓬及茎须是最感人的,如果恰是蒙蒙细雨,花瓣儿、茎须结出的水珠欲滴,含情默默,多了一份温情,这时最担心的是风,即便是习习微风,似乎也显得那么无情,我受不了这个场景,转而去看落在莲蓬上的蜻蜓。如果恰是阳光下,顺光太直接,逆光最迷人,逆光多变化,倘若恰是有光晕的角度那就再好不过了。艺术馆门前的荷塘很少经历风吹催老,花期很长,夏天看荷花,秋天赏莲蓬,直到暮秋。莲蓬由嫩黄转翠绿,蓬面的莲房紧紧地裹住莲子,总是朝天看,无论日晒、风吹、雨打,总也改变不了面对苍天,渐渐成熟后,莲蓬的皱褶变深,颜色由绿慢慢变成带点赭石的青,等到成熟后,一个个黑圆洞,里面都有一个小黑点,宛如一个小家伙的眼睛朝外张望。莲房的莲子“居住”的空间变大了,当然是因为自己的个头变小了。莲蓬变得乌黑,高挑的茎秆也跟着变化,由青色、带刺点、遒挺,变成青色而带点黄、纵机理越来越清晰,有的已顶不起硕大的莲蓬,弯了甚至腰折了,莲子趁势落入水中。繁华阅尽,归于淤泥。

我喜欢莲蓬,每年秋天常到集市去问卖莲藕的老乡,有带茎秆的莲蓬吗?碰巧了我就全要了,有时看到被剥过的莲蓬心里很复杂,济南老乡辛弃疾有词句“最喜小儿无赖,村头卧剥莲蓬”,那童年的快乐与顽皮,该有多好!假如一直生长在那个年龄,在村头躺着剥莲蓬,时不时耍个赖,那可是“小儿”得真如啊!喜欢归喜欢,真如总在记忆里,如今只有假如,真如只在画中游。

我喜欢莲蓬,所以画荷花时画莲蓬多,画荷花少。莲蓬看久了画的莲蓬反而不像了,我也并非刻意的寻找“像”,而是从莲蓬中寻找自己。我想画应该有灵魂,没有灵魂的画如何打动自己,又如何打动别人?有灵魂的画也是给有灵魂的人看的。(于剑波)

莲蓬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莲蓬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莲蓬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莲蓬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莲蓬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莲蓬 - 修亭心迹 - 修亭心迹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